【2019年物種日歷】10月4日 普通狨

讀圖模式

當我還在讀高中的歲月里,曾經在網上瞥見過這么一張圖。

在大部分版本中,這張圖底下都會注解,這是世界上最小的猴子,名字叫狨猴(早期多數版本寫的還是“指猴”)。


這一類的圖片有許多版本,但不管怎么樣,把靈長類的幼體放在裸手上都是極其錯誤的行為。圖片:head topic

不過鑒于那個年代村里通網也才沒幾年,我在網上除了這張圖以外也沒找見別的線索,久而久之也就淡忘這檔事了。

而當我再度接觸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已經快要本科畢業了。

面貌奇特的小猴子

那年,我去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完成我的本科畢業論文,我才知道原來狨猴居然還是一種實驗動物。于是來自高中時的塵封記憶突然就被喚醒了,我腦海中立刻就閃現出一幅場景,一只迷你的小猴子在科學家手指頭上爬上爬下,哇,這感覺宛如是如來佛祖呀。

不過等我真的看到了狨猴……的照片(猴房重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以后,我才知道,狨猴的確很小,但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小。

在實驗中,科學家使用的是最普通的狨猴,它名字就很普通,叫做普通狨Callithrix jacchus)。


是小,但也沒你想得那么小。圖片:Leszek Leszczynski / Flickr

普通狨不算尾巴的話,體長大概在15厘米左右,體型差不多相當于一只豚鼠,這個體型在普遍不大的狨猴當中也算普普通通,不過普通狨倒是有一個頗具辨識度的特征,那就是兩耳旁邊各長著一簇白毛,所以也有白耳狨這個別稱。


這架勢,頗有幾分八十年代香港武俠片里的反派造型的style。圖片:Pixabay


倚天屠龍記電視劇里玄冥二老的師傅,毛色反一下應該就和普通狨一樣了。圖片:《倚天屠龍記》


不過兩鬢飄逸的頭發,似乎更像火云邪神一點……圖片:電影《功夫》

而之前在網上廣為流傳的“世界最小的猴子”則更有可能是狨亞科中最小的成員“倭狨猴Cebuella pygmaea的幼崽。(注:目前實際已發現的最小靈長類則是生活在馬達加斯加的倭狐猴 Microcebus murinus


倭狨。圖片:Brian.gratwicke / Wikipedia


倭狐猴。圖片:Gabriella Skolla / Wikipedia

漂洋過海的新大陸猴

普通狨原產于巴西東部的雨林中,算是一種比較常見的新大陸猴。

說到這新大陸猴,它們的起源倒是個很離奇的故事。在大約4000萬年前,咱們簡鼻亞目的靈長類(不包括狐猴、懶猴等在內的,一支與人類關系更近一些的靈長目分支)才剛取得樹冠層的霸權。只不過作為一支起源于東亞的靈長類,這些猴祖猴先們只分布在舊大陸,也就是亞歐非三個大洲上。


目前已知最早的簡鼻亞目靈長類是出土于我國湖北的阿喀琉斯基猴(Archicebus achilles),它的出現證實了簡鼻亞目的東亞起源說。圖片作者:Xijun Ni

不過常在樹上走,哪能不見鬼。

總會有那么幾次山洪暴發將大片的森林沖進海洋之中,而生活在樹上的猴子有時也難以幸免,就被一大堆浮木裹挾著奔向了偉大的航路。

幸運的是,4000萬年前橫渡大西洋比后來哥倫布那會兒容易很多,一方面那年大西洋遠不如今天這般開闊,另一方面當時非洲南部與南美洲之間有一系列島鏈,數百萬年時間,足夠這些航海猴乘著純天然的木筏,跨越一座座島嶼,直抵新大陸了。

最終隨著大陸漂移,非洲與南美洲之間的島鏈沉入大海,兩個大陸的猴子從此天猴永隔。南美洲的航海猴后代演化成了今天的新大陸猴,而它們在舊大陸的親戚則演化成了今天的舊大陸猴。


闊鼻小目的新世界僧面猴和狹鼻小目的舊世界猴山魈。圖片:Wilson;Malene / Wikipedia

在舊大陸,樹冠層競爭比較激烈,因此舊大陸猴后來總體上一直朝著更大更強壯發展。而相比之下,南美洲這塊與世隔絕的大陸上卻是民風淳樸勝哥譚,因此新大陸猴當中出現了一大堆體型小巧的猴子,盡其所能地霸占了樹冠層中的每一個細微的生態位。

而這其中體型最小巧的狨亞科,基本上就扮演了類似舊大陸的松鼠的角色,專門在最末梢的樹椏上穿梭往來,取食果實、種子與昆蟲。這里順帶再跑個題,南美洲的嚙齒類最早也是乘著浮木漂來的,但它們卻總體上朝著大型化發展了,演化真是充滿了不確定性呀。


比如泡澡老大爺水豚,就是一種大型的嚙齒動物呢。圖片:Charles J Sharp

實驗室的新興二號位

那么這樣一種小猴子又是怎么成了實驗動物呢?這就又是個奇幻的故事了。


“現在輪到我上場啦!”圖片:David J. Stang / Wikipedia

我們知道,任何實驗動物都和人類有所差異,在動物身上的實驗結果不一定能100%地反映出在人身上的效果。就比如朋友圈里日常被征服的癌癥,那些研究成果大多數都來自于利用老鼠做的實驗,這些成果能套用到人身上的簡直是百里挑一。

自己那么多年的辛勤勞動無法轉化為實用技術真是又傷感情又傷錢,因此對于相關技術的研發人員來說,總是希望測試的實驗動物越接近人越好

而倫理范疇內最接近人類的實驗動物自然就是……各種獼猴,比如說其中最常見的普通獼猴與食蟹獼猴。


食蟹獼猴(左)與普通獼猴(右)。圖:Rossche;Donald Hobern / Flickr

但是這些獼猴又有新的問題,獼猴生命周期比較漫長,需要四年左右才能性成熟,懷孕周期半年而且一次一般只生育一胎。這對于一般的試藥啥的可能還好,但對于一些需要培育特定“血統”的研究來說就過于漫長了。除此以外,許多和衰老有關的研究如果拿獼猴來做實驗,怕是也會猴未老,人先衰呀

那么有沒有什么動物既與人類足夠接近,生長繁殖又足夠迅速呢?

于是科學家就把熱切的目光投向了普通狨。


當實驗動物就算了,居然還是個替補的……圖片:Pixabay

普通狨性成熟只需一到兩年,懷孕周期150天,一胎通常能生倆,而且雖然它面相有點陌生,但好歹也是咱靈長目的,與人類親緣關系至少比各種鼠輩強得多。

而且對于我等一線的科研民工來說,能夠抓在手里的狨猴,也比單挑起來不一定能打贏的獼猴要容易且安全得多(這段不是重點)。


實驗室里的普通狨。圖片來源: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二把手轉正,還要等

2014年,普通狨完成了全基因組測序,成了史上第一種全基因組測序的新大陸猴,它的科研地位也與日俱增。在靈長類動物模型研究上稍微后發的國家,比如德國和日本,都非常重視以普通狨為核心的非人靈長類研究,畢竟繁殖更快的狨猴很利于后發國家彎道超車嘛。

不過狨猴作為實驗動物也有其缺陷,狨猴在野外狀態時生活在一般9只猴組成的“家庭”里,家庭內部存在復雜的等級,不同的家庭之間也經常會爭斗或聯姻以及出軌。這些生活習性讓狨猴在人工飼養的條件下飼養成本很高但繁殖率卻經常很低


“我在野外活得好好的,都是你們的問題。”圖片:Public Domain

因此包括我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還沒有充分掌握低成本大量繁育狨猴的技術,這些小猴子要從二把手轉正恐怕還需要些年月

當初,它們的祖先穿過山和大海,在一片沒有靈長類的大陸安營扎寨。而今天它們的后代又被一群靈長類帶到全世界開枝散葉,為的是代替另一種靈長類,還真是頗有戲劇色彩的家族史呢。

--------如來佛手掌心的分割線--------



有鄰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種日歷》,每日零點,一起看世界。

>>>>> 目錄帖 <<<<<

關注微信公眾號“物種日歷”(GuokrPac),還有更多精彩內容!

評論 (0) 只看樓主

最新帖子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8] 6282-492號    新出發京零字第朝20000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快乐十分胆拖投注表图